丹麦警方认错法轮功学员每人可获赔三千多美元

丹麦警方认错法轮功学员每人可获赔三千多美元

近日,丹麦和其他北欧国家的一些法轮功学员接受了丹麦警方的道歉和经济赔偿,他们讚赏丹麦政府追查真相的努力,并开始陆续向丹麦哥本哈根警察局递交赔偿申请书。估计约有50名法轮功学员每人可获2万丹麦克朗(相当于3,100多美元或2,600多欧元)的理赔。这是怎幺回事呢?

国际首例:法轮功学员海外获经济赔偿

来自丹麦和北欧各国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曾在2012年和2013年中共首脑访问丹麦期间,参加和平集会,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时,被丹麦警察阻拦或遮挡。该事件被丹麦媒体曝光后,引来丹麦全民——从民众到国会议员,对丹麦警方违反宪法的指责,因为丹麦是个民主国家,公民享有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权利。

经过多年的调查后,特别调查委员会于2017年12月做出决定,判决警方违反宪法,丹麦警方今年4月发布新闻公告正式承认,他们在对待集会者的处理过程中犯下了严重错误,警方并宣布对提起诉讼的8名当事人给予经济赔偿,每人2万丹麦克朗。

与此同时,由于当时在场的所有抗议民众的人权都遭受到了同样的侵犯,丹麦司法大臣鲍尔森(S?renPapePoulsen)在丹麦国会司法委员会的提议下,决定对所有参加当时抗议的民众给予同样赔偿。今年7月中旬,丹麦警方公告通知:「凡是曾经在2012年和2013年中共高官访问丹麦期间参加集会受到丹麦警察阻拦的民众,不分国籍,不设期限,随时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普通信件方式向丹麦警察局递交赔偿申请。」

丹麦警方估计可能会有多达200人有权要求赔偿,其中一部分是法轮功学员,一部分是支持西藏人士,还有一部分民运人士。

这起案例是在国际社会中,由一个国家的政府部门对法轮功学员遭受不公待遇进行经济赔偿的全球首例事件。

事件回放:丹麦警方阻挡和平抗议者

丹麦警方认错法轮功学员每人可获赔三千多美元

丹麦警方认错法轮功学员每人可获赔三千多美元

2012年6月,前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对丹麦进行国事访问,丹麦和北欧法轮功学员集会向胡锦涛一行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当时丹麦警方出动四辆警车挡住了集会人群,以避免让胡锦涛一行看到抗议人群。另外,哥本哈根警察还夺下了骑着自行车正常行驶的支持自由西藏人士插在自行车后面的西藏旗,并拘留了试图接近胡锦涛一行表达抗议的6位支持自由西藏人士。

2013年6月,前中共政协主席俞正声访问丹麦期间,他去哥本哈根阿美琳堡王宫拜访丹麦女王时,部分法轮功学员也来到王宫广场,试图表达「停止迫害法轮功」、「法办江泽民」的心声。其中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身穿黄色T恤,而被丹麦警察强行带离抗议现场。

之后,6名支持西藏人士与2名法轮功学员共同提起诉讼,对丹麦哥本哈根警察的违反宪法行为诉诸法庭。

真相浮现:中共涉嫌干涉丹麦内政

2015年9月,丹麦最高法院在审理这8起诉讼案时,强制让当事警察提供了现场无线电对话录音,从录音片段中可以清晰地听到这样的声音:「把他们的旗子夺下来,快点!」

2015年10月,时任丹麦司法大臣平德(S?renPind)公开了丹麦警方的一份「操作指令」,这是来自哥本哈根警察局有关驱逐抗议者的书面命令,上面写着:「抗议者不能被胡锦涛的车队看到」。这与当事警员的陈述一致,他们都表示自己当年对待抗议者的行为是因为来自上面的指令。

随后,平德大臣决定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深入调查该事件的真相,澄清事实,挖出真正的责任人。

调查委员会在2017年底的报告中披露,中使馆反覆向丹麦外交部强调,带着大批经济订单的中共代表团的国事访问成功与否,就是以中共首脑看不到抗议人群,保住面子为指标。为此,丹麦外交部严密安排,要「营造这样的一个气氛」,使中共代表团的到访「一定要成功,不得有任何差错」。

丹麦警方认错法轮功学员每人可获赔三千多美元

鲍女士是状告丹麦警察违宪的两名法轮功学员之一,她记得当年在哥本哈根被警方强行推进警车带离抗议现场时,一名警员告诉她说,他们是奉最高命令而为之,不能让中共高官看到穿黄衣服的人。

曾经在中国大陆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而被中共当局非法监禁三年半的鲍女士表示,她感谢丹麦政府接纳了她,她非常珍惜在丹麦获得信仰自由的权利,但是她也说到:「我万万没有想到,中共的魔爪伸向了丹麦。我非常想告诉丹麦政府和人民,中共是在全世界渗透的,它用经济手段来胁迫每个国家,我希望丹麦政府能够认清它的真面目,不要受它摆布从而破坏了自己国家的立国之本。」

丹麦国会议员:这是丹麦的耻辱!决不会再发生!

丹麦警方认错法轮功学员每人可获赔三千多美元

丹麦人民党外交发言人艾斯普森(S?renEspersen)先生说:「我不相信普通警员会自己去做这样违法的事情,他们是被告知要这幺做的。在丹麦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丹麦的耻辱!」

自己也曾经做过警察的丹麦保守党议员本柯(TomBehnke)先生质疑道:「20个不同的街头执勤警察每个人都想到了做同样的事,这难道是巧合?还是因为上层的策略有这样的倾向?」

艾斯普森议员认为,这是「丹麦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压力(干涉),并做了中共想要的。」他表示,丹麦应该抵制这种来自中共的打压。

丹麦警方认错法轮功学员每人可获赔三千多美元

丹麦人民党议员拜特(KennethKristensenBerth)先生也表示,该案让大家真正看到了言论自由的可贵。他说:「我认为,我们会更加认识到言论自由是多幺珍贵和重要,它实际上是不能够被干涉的。我想曾经发生的这一幕在丹麦绝不会重演。如果中共现任主席访问丹麦,你不会看到同样的情形再次发生!」

律师:从未见过如此轰动全丹麦的大案

托比亚斯(TobiasStadarfeldJensen)律师和他任职的律师事务所为鲍女士等人免费代理了诉讼,他说:「当我们听说,抗议者的西藏旗帜被警察没收,我们对丹麦人在丹麦无法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而感到震惊。当我们听说,法轮功做为合法的抗议群体,修鍊者由于身穿黄T恤而被警察强行带走,我们非常震惊。我们毫不犹豫地决定,如果有人想要起诉丹麦警察,我们愿意帮助立案,并免费提供法律援助。」

托比亚斯先生表示,这起案件在丹麦引起了空前的轰动,非同寻常。他从未见过有如此之大的案件。他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对警察的调查有如此之大的,甚至需要国会设立调查委员会来调查究竟发生了什幺。」

丹麦民众:丹麦受到外国腐败势力干预

丹麦警方违反宪法阻挡和平抗议者的事件被媒体曝光后,更是受到丹麦普通民众的极大关注,引来民意沸腾。

一位丹麦人克劳森(TommyClausen)惊讶于丹麦警方会做出违反宪法的事情,而且在调查开始时还试图掩盖,并阻止真相,他惊叹道:「所有这一切竟然发生在一个民主国家!何为民主!……真相就是,迷于民主者醒于独裁」。

另一位丹麦人立德高(TorbenLidegaard)评论道:「我在丹麦电台的节目中听到警察局的发言人曾经对此案进行的解释,全是胡说,……这超越了所有的底线,令人愤怒。」

另一位丹麦人欧尔森(ArneAlbatrosOlsen)则认为丹麦已成为「香蕉共和国」。他的意思是说,丹麦受到了外国强大腐败势力的干预,像那些盛产香蕉的贫穷国家被强大外国势力操纵的遭遇,他认为「丹麦实际上已经有东西腐败了」,他呼吁让外国媒体来敲醒丹麦。

案件发酵:重启调查继续追溯到1995年

丹麦警方「违宪案」原本以为以警方的认错道歉和赔偿就结案了。然而丹麦国会中的多数党派并不认可,而且越来越多的丹麦警员站出来向媒体透露,2012年丹麦警方违宪拦阻抗议者的做法绝不是特例,早在1995年和2002年,当中共高官来访丹麦时,他们就接到命令指示要「尽量降低抗议者的可见度」。

例如在1995年中共前总理李鹏访问丹麦时,当时负责接待来访的副警官艾瑞克森(TorbenJuelEriksen)在做计划安排时,他就被指示,「不要让中共代表团看到有抗议活动,同时不让可能出现在酒店门前的抗议者打扰中共代表团」。

在这种形势下,丹麦司法部于今年6月决定,重启已经结案的调查工作,重组调查委员会,扩大对「违宪案」的调查範围,时间将追溯到1995年。

(希望之声)

上一篇:
下一篇: